Rainbow Human » 白日梦 » 轮回雨滴

从前,天空中有一片小白云。在白云里有许多水滴,每个水滴都有一个尘埃之心。水滴们像往常一样,无忧无虑地飘浮着。

有一天,一个水滴从睡梦中醒来。他环顾四周的朋友们,问道:“我是谁?”他的朋友们醒来,盯着他看。然而,他们感到困惑,开始问自己同样的问题。

经过一段时间,“我是谁?”的问题在天空中传开。水滴们开始开办学校,深思这个伟大的问题。一些水滴给出了尝试性的答案,但仍然不够好。

 

水滴们变得好奇后,许多问题随之产生,也提出了许多尝试性的答案。

“为什么天空是蓝色的?”
“为什么太阳总是沿这个方向移动?”
“风是什么,它是如何工作的?”
“为什么有些云是白色的,有些云是灰色的?”

经过深思熟虑,有一天,一个不同寻常的水滴突然觉悟。

“听我说,亲爱的水滴们。我经过许多月亮周期反思了的伟大问题,但尚未成功。在太阳升起前,我看到了晨星,一切都对我清晰了!”

“答案是什么,智者?”

“没有所谓的水滴,没有所谓的蓝天,没有所谓的云彩、星星、月亮、太阳,甚至没有自我!我们只是在做梦。我们都不是真实的,只是想象出来的,假装是真实的。”

“你是什么意思?”

“当我看到晨星时,我发觉我们是在做梦。我看到其他不可言喻、远远超越我们的东西在做梦创造我们这个世界。我们只是别人和我们自己讲述的故事中的角色。”

“我们不理解。帮我们理解它。”

“我突然梦见自己升得非常高,远远超过任何云层所能达到的高度。从这个高度,我看到了一个巨大的水滴。它的大小难以想象,远远超过任何云彩,但它包含着我们每一个。我称之为‘蓝盘’。”

水滴们眨了眨眼。现在,看来智者变成了疯子。

“当我们活着时,我们是这片云中的水滴。当死亡的时刻到来时,我们变得沉重,然后我们就会掉落。当我们掉落时,我们回到蓝盘中。然后太阳的温暖使我们的本质精华升入天空,我们又形成了新水滴。”

 

智者此时非常兴奋。他的身体在阳光下闪闪发光。当其他水滴观看时,一道彩虹光环似乎围绕着他。

“从无法追溯的月亮周期到将成为无法追溯的月亮周期,这个生与死的循环继续。我们出生,我们从蓝盘升起。我们死亡,我们回到蓝盘。我们来来去去于蓝盘与云彩之间。

当我们不理解这一点并继续担心像我们每天问自己的不必要问题时,我们使自己的生活变得困难。当我们忘记自己在做梦并且过于认真对待时,我们使自己的生活变得困难。当我们的生活变得困难时,我们变得沮丧。当我们的生活变得沮丧时,我们生活在折磨和痛苦中,因为我们无法在其中找到满足。

因此,要再次满足,我们必须切断我们的挫败源。挫败源于我们忘记了我们在做梦。因此,当我们觉醒到梦境之外的真实现实时,我们就停止了挫败。当我们停止挫败时,我们不再需要问题和答案,因为我们自然会看到所谓知识的问题和答案的无意义。

当我们觉醒时,我们会看到我们只有蓝盘的本质(水),没有原始的形状和结构。当水离开蓝盘并形成云彩时,它创造了暂时的形态,假装是独立的水滴。当它返回蓝盘时,水滴所取的暂时形态消失,只剩下水这个原始本质。

既然形态就这样出现又消失,它就不能是真实的。因此,我们根本就不是真实的。”

水滴们为这个不寻常且独特的演讲鼓掌,它清除了他们心中的许多疑虑。于是,“蓝盘教”的哲学形成了,并在云彩中流行起来。

 

在智者和他的原始听众回到蓝盘之后又过了许多月亮周期。有一天,一个年轻的水滴形成了。他看到另一片云中的闪电,突然惊吓到。

“朋友们,我看到可怕的事情发生了。附近的云彩中有许多水滴正在死去,我看到他们从云彩中掉落。有凶猛的闪光和震耳欲聋的声音。太阳消失了,月亮也不见了。我感到很可怕。世界怎么会发生这样的坏事?”

 

附近的一个水滴听到了这个问题,并告诉他,他的问题最好由蓝盘教来回答。小水滴立即参加了附近的蓝盘课堂。

“老师!我想知道为什么会发生像附近水滴死亡这样的坏事!看,他们现在还在掉落。我们甚至可以听到他们在哀叹死亡,请求我们帮忙救他们。”

“亲爱的学生,从前,觉醒者告诉我们,我们只是在做梦。这个世界只是一个梦 – 除非你假装它是真实的,否则没有什么是真实的。死亡既不容易也不困难 – 不管我们喜欢与否,它还是照样发生。”

“老师,这个梦是什么?我们现在是真实且清醒的,怎么可能在做梦?”

“亲爱的寻求者,觉醒者告诉我们,当我们死去时,我们会回到蓝盘中并与之合一。我们此刻只是云中的暂时形态。”

“老师,所有水滴在死后都会回到蓝盘的合一中。那么蓝盘死去时,这个蓝盘的合一又会回到哪里?”

老师吃了一惊。他以前从未听说过这样的问题。经过深思熟虑,他不情愿地向小水滴鞠躬。

“我以为我完全理解了蓝盘教。你的问题让我明白我其实一无所知。我不适合教导你或其他任何人。我请求你去寻找另一个老师。”

“我该去找谁呢?”

“在这片轰鸣的云中,有一个非凡的水滴,他用闪电而非言语来教导学生。他可能有办法向你展示答案。”

 

小水滴急忙去寻找那个闪电水滴。他找到了一个正在休息的大水滴。

“先生,您能告诉我为什么会有苦难吗?”

“闪电劈下!雷声轰鸣!”

“先生,我在问您一个问题。”

“云层阴暗;死亡之滴沉重。”

小水滴失望了。这个水滴似乎疯了。就在他转身离开时,那个水滴对他喊道。

“看!阳光穿透云层。”

小水滴转过身仰望。阳光照耀着他,他在光环中闪耀。震耳欲聋的雷声淹没了所有其他声音。

突然,他梦到了阳光和雷声中的蓝盘。他梦到所有水滴的坠落与回归。他梦到了从远古到远古的发生。然后他洞察到了知识的深处。

他向那个大水滴鞠躬。大水滴也回敬了一礼。彼此相望,他们都看到对方有着相同的梦。没有什么更需要说的了。

 

他走回之前老师的教室,那里的老师仍然因自己的无知而感到沮丧。

“我找到了闪电的答案。我在这里帮助你,以回报你尝试帮助这么多其他水滴理解蓝盘教的努力。但我不会用闪电的答案——我用我自己的答案。”

“告诉我,觉醒者,什么是苦难?”

“问题提错了。让我问你吧。告诉我,当一道阳光闪耀到你身上时,你看到了阳光,还是没有看到阳光?”

“我在注意时看到阳光。如果我没有注意,就没有看到阳光。”

“更正:当你看似在看的时候,你认为你看到了阳光。当你看似不在看的时候,你根本就没有想到阳光,所以你似乎没有看到阳光。”

小水滴的回答震惊了前任老师,他把目光从小水滴身上移开。小水滴继续说。

“告诉我,阳光是否独立于思想而存在?”

“照耀在我身上的阳光,无论我是否认为我看到了它,都存在。但当我思考它时,我知道它存在。如果我不想它,那它对我来说就不存在。”

“很好。如果没有人看到阳光,阳光存在与否还重要吗?”

“这看不见的阳光光线没有意义,因为没有人知道它存在有什么用?”

“如果你看到了阳光,但故意忽略它并宣称你没有看到,阳光还存在吗?”

“那我就是在撒谎,因为我必须看到它才能否认我看到了它。”

“当你是一个婴儿水滴时,你没有阳光的概念,当你看到阳光时,阳光存在吗?”

“对于了解阳光概念的观察者来说,客观上阳光存在。作为一个婴儿,它似乎存在又好像不存在。既然我没有阳光的概念,我不能称它为阳光。既然我不知道阳光是什么,我就不能让阳光在我的脑海中出现。所以它存在,但在有人告诉我那叫阳光之前并不真正存在。”

“那么不了解阳光意味着你不能沐浴在它的温暖中吗?”

“作为婴儿,我会本能地沐浴在阳光的温暖中,而不知道它的名字。我可以使用它并在不知道该如何称呼它的情况下行动。只有当我需要为其他人提及它时,我才会遇到问题。”

 

小水滴闪烁着。他微笑着得出结论。

“因此,我可以告诉你,名字是心智的创造。物品不需要名字允许我们使用它们。事件不需要描述允许我们体验它们。

只有当我们需要与他人交谈时,我们需要用词语在我们的思想与他们的思想之间进行调解。智者不会执着于词语,只会将它们作为传达理解的辅助手段。交谈结束后,他会忘记所有词语,好像它们从未存在过,这样他就可以自然而毫无阻碍地行动,就像婴儿一样。

形式和结构是我们的感知造成的心智创造。

对你来说,在晴朗的日子里,云看起来是白色的。到了晚上,即使是最白的云也变成了黑色。这是否意味着云中有染料使它变黑?不。这只是你的感知在黑暗中将白云看作黑色,在明亮的白天将白云看作白色。如果白云能这样变成黑色,谁又能肯定有所谓的‘白色’?

对你来说,你说太阳是温暖的。但这种温暖只是因为你能将其与更冷的东西相比。如果我让所有东西都一样温暖,你就会完全无法感受到温暖,因为你无法区分一件事物与另一件事物。

这展示了你区分事物的心智在行动,隐藏了你对事物的真实感知。如果你放下这种区分的心智,你将能看到自己和世界的本质。蓝盘教的智慧在你做到这一点时不可避免地会向你揭示这一点。

你已经接近理解了。如果你能把握你刚才回答的真正含义,你就会明白为什么所有事物都来自我们的心智,即使它们似乎存在于心智之外,以及为什么我们的心智在‘看到’这些事物时实际上是在做梦。那么你将能够完全理解。

 

前教师水滴变得更加困惑了。他回答了似乎是哲学性的问题,但似乎从未回答他关于苦难的问题。小水滴明白了,他开口说道。

“我知道你想知道苦难是什么。对于一个不了解苦难概念的婴儿水滴来说,苦难存在吗?”

前教师惊讶地倒抽一口气。现在一切都说得通了。

“我明白了。如果我变成婴儿,那我就有答案了。”

“不对。婴儿根本不知道‘答案’这个概念是什么。它甚至不知道什么是‘我’和什么是‘拥有’。它怎么可能‘拥有’‘答案’呢?”

前教师再次倒抽一口气。事情似乎又变得复杂了。

“那么,你能揭示答案给我吗?”

小水滴指向阳光的光束。他爬向光束并闪闪发光。他指向云朵,移动以将云朵的光反射给前教师。他指向天空,爬到一个开口处,反射天空的光。当他返回时,小水滴说道。

“如果你放下所有的问题和答案,只是让自己来自蓝盘并返回蓝盘,那么你就有了答案。

如果你按照总是带来满足感的方式做你自然喜欢的事情,那么你就有了答案。

如果你做一些导致你渴望更多感觉、结果或答案的事情,你就会带来不满。

就这么简单。”

 

几个周期后,前教师水滴即将死去。他变得沉重,从云中坠落。他途经许多云层。经过看似永恒的坠落后,他看到下方一切都被统一的蓝色覆盖。

“原来,这就是近距离看到的蓝盘。”

他跌进吸收一切的浩瀚蓝色中。突然,一切都消失了。没有水滴,没有话语,没有前教师,没有溅落,没有答案,没有苦难,没有成就,没有心智,也没有蓝盘。从来没有,也永远不会有。

海洋上泛起了细小的涟漪。今天,下起了小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