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inbow Human » 白日夢 » 寫故事

起初,他沉睡。當他醒來,他四處走動,尋找事情做。他注意到一本空白、有著無盡的白色紙張深度的書。

但一種深切、強烈的興趣激勵著他繼續翻閱這本書。於是他翻開第一頁,開始寫下他尚未見到的文字。

“從前……”

在那一瞬間,他創造了時間。他把永恆分割成過去、現在和未來。他創造了起源和滅亡,開始和結束。他創造了因果,使得故事前的歷史和故事後的未來成為現實。永恆、流逝、運動都隨之產生。

他繼續寫下:

“……有一個小王國,在那裡……”

在那一瞬間,他創造了空間。他把無限分割成這裡、那裡和中間。他創造了一個點與另一個點之間的差異。他制定了空間的規則,並規定一個人只能以某種方式移動或存在。他創造了一個獨立的虛構宇宙。

他繼續寫下:

“……住著一位美麗的公主……”

在那一瞬間,他按照自己的形象創造了人物。他想瞭解自己;在他創造並持在心中的鏡子中看到自己。

 

他描繪了這個世界的景象、聲音、感覺、氣味和味道。從這個感官領域,他描繪了喜好和厭惡。從喜好和厭惡,他描繪了欲望和厭惡。從欲望和厭惡,他描繪了植物、動物和人類的行為。

然後當他閱讀時,他憑空填補了人們的面孔和身體,就像小孩第一次興奮地給畫作上色一樣。眼睛、嘴巴、臉龐、頭髮、苗條的身體、吸引人的服裝——這些都在他的世界中的人們身上出現。

但這還不夠。他想要更多。

 

他填補了人們的心靈,先是他們所看到的,然後是由此引發的欲望和厭惡,最後他以驅使這些人堅定行動而非僅僅像石頭和樹木一樣靜坐的情感層。

現在這些人有了欲望,他們想要某樣東西。對他們來說,來自內心深處命令他們去實現欲望。他們自然地服從它。他們也服從了避免阻止他們得到所想的暗示命令。因此,欲望在存在中綻放。

 

他通過增加歷史來詳細闡述這些欲望。因此,他創造了經驗——他允許過去發生的事情影響每個角色未來的行為。他在欲望之上疊加了分歧的欲望,不斷地從過去建構到現在。他允許文化和生物學等其他因素影響並創造更多的欲望。

因此,他將人物描繪成了具有不同獨特意志的明確角色。年輕的女孩想要一個會愛她的人。年輕的男子有興趣繼承父親成為一位偉大的伐木工。貪婪的屠夫只想賺很多錢,這樣他就可以早日作為一個富有的人退休,自由指揮一大群僕人。

 

然後,他繼續描繪環境。他宣佈文化、傳統、迷信和信仰。他宣佈人們的政治、經濟和宗教結構及心態。他宣佈每個角色和每個事件周圍的環境和情況。

但即使在創造的過程中,他也確保角色的意志可以被分成考慮許多事情,但不能同時追求所有事情。他精煉了限制並宣佈了問題。他讓他的角色選擇,因為他們別無選擇,只能選擇。他們的意志,就像他的意志一樣,永遠不會熄滅。

現在他的角色有了選擇,他判斷這是件好事。有了這一筆,他的世界成為一個美妙的地方,完美地開始發展戲劇。而角色們現在都是活生生的生物,完全有能力像他自己一樣生活。

 

他繼續,這次他讓他的角色們的意志受挫。他將角色放在他的世界裡,讓他們互相交互。

角色們開始辨別彼此的不同。他們開始思考、發明概念和創造自己的語言。他們開始將所有事物彼此分開,以便容易區分彼此。

現在角色們開始將自己與彼此分開,他們與擁有相同意志和背景的人聚在一起。他們意識到有“其他人”與他們的意志相悖。當他們無法說服那些人改變意志時,他們宣稱自己是“真實”和“正確”的,而其他人是“虛假”和“錯誤”的。

 

在這一刻,善與惡出現了,他們不可避免地相互衝突。在對立面衝突的瞬間,勝利者和失敗者出現了。同樣出現了智者和愚者、勇者和溫順者、快樂者和悲傷者、和平者和憤怒者。所有這些都在角色們開始相互比較他們所觀察到的事情時出現。

他判斷這是件好事,因為現在戲劇可以開始了。

 

於是,他安排伐木工被殺,現在兒子必須自己謀生。他安排貪婪的屠夫搶劫伐木工。他安排兒子逃跑,並強烈地希望長大後回來為父親復仇。

但他也確保事情不會就這樣停止。他安排情況和其他人試圖阻撓主角的意志。他安排主角從不可能的情況中逃脫,打敗不可能勝利的敵人。

於是,他創造了誘惑——使他的角色變得脆弱且易犯錯,足以放棄他們的意志和真正的欲望。那些屈服於誘惑的人將忘記他們自己,並最終與那些選擇繼續的人對抗。

 

但對於那些選擇相信的角色,他創造了奇跡——一個極不可能的情況,讓角色們能夠實現不可能的事。對於那些堅持意志的人,他讓他們實現不可能成為必然。

伐木工的兒子將受到誘惑,但他不會放棄。他將幾乎被敵人打敗,但不會死去。他將帶著他的馬跳過深谷,但他還將活著。

總有一天,他將實現不可能但又不可避免的事。他將為父親復仇,殺死現在冒充國王的貪婪屠夫。並且他將娶美麗的公主,從此過上幸福的生活。

 

於是,當他閱讀時,他夢想。當他夢想時,他宣告。當他宣告時,話語成為肉身並變為現實。人們誕生、生活、然後死亡。這個世界依照它自己的法則和規則運轉。

當故事中的人們生活著,相信他們周圍的世界是真實的。是的,對他們來說一切都是真實的,因為痛苦怎能不是真實的?我們能看到、衡量和定義的東西怎能不是真實的?他們呼吸、移動和互動的世界怎能不是真實的?

但他們幾乎沒有意識到他們是他創造的一部分。他們幾乎沒有意識到他們不過是他夢想中的一幻影,是他強大想像力的影子。

 

但這並不關他的事,因為人們忘記了更大的現實是好的,這樣故事就可以繼續。這樣好的就可以打敗邪惡。這樣主角就會知道快樂是什麼,痛苦又是什麼。這樣他就可以更瞭解自己。

於是,他讓一切以它們悠閒的步伐發生,無需他的努力,因為他的創造真正地活了起來。它自行生活,於是,在寫完第七章後,他休息了。

“……他們從此過上幸福的生活。完。”

當他完成故事時,他看到一切都是好的。他感謝這本是他鏡子的書,並將它送給圖書館。他知道不久將有另一個人借閱這本書。誰會願意錯過這樣一個激動人心的故事呢?

當被閱讀時,這個想像中的世界將再次被創造、上演,然後再次消失。一次又一次地創造、發展和毀滅的迴圈將繼續。從始至終,永遠進入永恆中。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