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inbow Human » 白日夢 » 人類度過末日

無情的自然災害和突發的國際金融危機同一時間打擊人類。欠債累累的政府們再也無法支撐非持續性的世界體系。全球所有的金融市場突然崩潰了,全部資料都化為零。

工廠關閉生產。船隻默默地呆在造船廠內。卡車停止運作。全世界都發生了暴亂;憤怒和絕望的人們掠奪了商店。他們揮舞旗幟和金屬條,高喊口號,點火燃已經成為燒廢紙的鈔票。即使員警和軍隊都加入了暴動。情況就像卡特裡娜颶風之後的千倍嚴重,在世界各地同時發生。

聯合國會議廳的各國代表臉上露出了絕望和孤僻的表情。因為所有的成員國都處於混亂狀態,他們都無能為力。許多政府決定向鄰國宣戰,責怪他們造成了這次的災難,以便從他們入侵的國家搶奪急需的食物和食水供應。憤怒的暴徒互相瘋狂地進行殺害。大批的坦克車在炮火中向城鎮前進。

這是個饑餓的世界,絕望的世界,憤怒的世界。在這個戰火燃燒的世界,數十億人在混亂和痛苦中喪生。幸運的是,人類這次沒有使用核武器。

 

臨時國際政府的成立

在與潛在敵國有天然屏障隔絕的較孤立國家內,倖存者共同組織新的國際政府,結束之前非持續性的制度和體系。但當前的首要任務是化解現有的全球人道危機。

臨時國際政府展開有曆以來最大規模的救援行動。文職和軍事人員在世界各地進行了24小時的救援物資空投。他們急忙設立了應急避難所、臨時醫院和緊急資訊中心。為了換取援助和安全保證,其他國家最終都同意加入國際政府。人類大出血開始減慢,然後停止。

在臨時國際政府的監護下,全世界所有的國家都拆除了舊的政治、金融和社會結構。銀行、房地產、智慧財產權、稅收和軍事力量都不需存在了。大家都能通過電子網路使用全世界通用的貨幣。當人們在這網路上進行交易時,他們交易價值的一小部分會自動分配給網路中的每個人。

秘密已經永遠消失了:現在每個人都能知道每個人在做什麼。金融交易、工資、個人資料、專有配方、商業供應商和機密軍事檔都被列入公共領域。人們想購買或使用服務時,都可通用資料庫中找到最適合的搭配。他們甚至可能會選擇自己製造產品和提供服務。沒有人可免公開,甚至政府員工也必須透露自己的個人資訊。

 

全球意向社區

國際政府成立後人類重新檢討了社會體系的運作的方式。他們接納了世界上是多元化的,而且大家都有不同的信仰和生活方式。從這個思想開始制定了一個計畫允許大家都能夠在相互尊重的情況下自由地建造自己的理想的生活方式。

各國拆除了國界,並將領土重新分配給小規模(少過150人的)意向社區。任何人都可以組成一個意向社區,吸引有共同興趣和理想的人與他們生活。大家放開了舊的唯物與民族主義後,離開了冷漠和不愉快的城市,到了新的社區追求自己的信仰、理想和熱誠。

人們不再需要每天做沒有意義的工作來維持生計。先進的自動化科技已經除掉了大部分的日常工作,而其餘的工作都由社區分配給每個成員。

每個社區都遵循一些規則來維護會員的自由:
1. 任何想離開社區的人都必須被允許離開。
2. 社區所有人的生活都是完全透明的;所有成員都可知道。
3. 社區都必須接受通用貨幣,但每個社區都有權發行自己而外的私人貨幣。
4. 社區不得干涉其他社區的活動或政策。

 

人類遷徙到外太空

臨時國際政府邀請了所有不同社區的科學家參加第一屆國際太空會議。中國人,印度人,俄羅斯人,美國人,非洲人等等和所有不同的種族和國際的人士都有以一個共同的使命團結起來:儘快安全科技化的地球人永久遷移到外太空。

人類已經對地球造成了巨大的傷害。儘管臨時國際政府匆忙實行限制傷害的計畫,但長期的解決辦法是將地球歸還給大自然,人類遷移到外太空居住。

科學家們被限定在15年內必須研發建造第一個太空城市的科技,其設計必須能夠經濟實惠地複製以容納所有人類。能夠自由分享之前的軍事秘密科技,科學家們成功地為人類創造進入太空時代的方案。

過後,每個社區的代表都聚集在一起,安排和計畫大規模的外太空遷徙計畫。

 

地球回歸大自然

人類已經完全遷移到了外太空。許多蜘蛛形狀的機器人降落到了地球表面,開始清理人類的垃圾,拆除了城市和人造結構,説明大自然康復。

在已停止運作的核電廠和核能量設施,機械飛船將放射性物體裝入自己的貨艙內。這些廢物全部將被送往太陽燃燒掉,因為把它們遺留在地球實在是太危險了。

白色的機器船隊在海洋開始工作。在前方的船隻把大型的垃圾和碎片撈起來。後方的圓形船隻淨化微型塑膠和其它的海洋污染物。

這項工程也延伸到了太空,衛星矩陣把陽光和熱量從不需要的地區轉移到需要的地區,減少全球氣候變化的影響和促進嚴重受損地區的植物生長。

經過多年的修復工作後,地球終於康復了。臨時國際政府於是宣佈地球為自然保護區,除了緊急醫療、交通、通訊和監管科技以外,全部先進科技都禁止在地球使用。

希望有完全自然生活的人返回地球並恢復了祖先們的部族和文化。西藏人穿著傳統的長袍,居住著繁華的布達拉宮。美洲印第安人在祖先的土地上獵鹿。中國的長城默默地站守著遊牧民族。

有一天,一個半裸深膚色的青年男生走進了一個石牆村莊。塗了鋸齒形的白漆和許多紅色的他即將完成了部落的成人儀式。來到了祭壇上,他向牆壁投了一塊石頭,唱著星人的祈禱。幾分鐘後,一艘小白飛船出現了,帶他到外太空拜訪居住在星星的人們。

地球每個城鎮和村莊的中心都有個允許太空通訊的祭壇。當孩子成年後,監護人會帶著他們到祭壇,讓他們決定是否留在地球上或到太空居住。每個成年人都有機會訪問或生活在地球上或太空中的任何社區。一個自動化的飛船隊在地球和太陽系內為遊客和移民提供免費的交通服務。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