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是值得我们奋斗的

基于科学的灵性否定了所有无法衡量或量化的东西。基于标准化的灵性将我们同化为一致相同。基于行为的灵性把我们变成了没有生命的电脑程序和被操纵的机器。基于虚拟的灵性使我们与自己和世界隔离开来。

它们结合在一起,形成了倒神圣的科技四性:新的邪恶(称为虚无力量)迅速吞噬了人类的灵魂。我们正在进入一个没有天堂和地狱的新时代,没有更高的力量来引导我们,也没有强大的力量来吸引我们,让我们只剩下由计算算法运行的空虚的物理实体。

我们是人类,被高等力量指引,受到人心的启发,以自由意志发挥创造能力,通过痛苦和诱惑的斗争来培养自己的智慧。在这个变化的时代,我们必须记住创造性的善、美、真、意。我们必须致力于成为完整的人,并在现实世界中生活实现创造的真理。我们不能逃避自己的痛苦和局限,而是勇敢和坚定地面对它们。

 

我们(人类)拥有独一无二的创造力量,将潜在(可能性)之界与实现(现实)之世连接起来。有了这种力量,我们能超越实例和状况、超越快乐和痛苦的状态、进入永恒的生命进化。我称之为灵魂的力量,包含了三个无形方面:成长,灵感,选择。

成长就是拥抱世界,接纳自己的生活情况,然后引导自己的命运成熟。衰退就是躲避世界,否认我们的生命力,渐渐消失在空虚之中。

灵感就是创造一些新鲜的东西,带来新的可能性,给这个世界注入了生命力。同化就是吸收已经被创造的东西,把它们更改成统一的类型,并消灭掉它们的独特性和生命力。

选择是在一个有意义的方向上构建自己的生活,把它作为塑造世界的工具,并实现个人本性。放弃是让随机事件控制自己的命运,缺乏任何重要的东西保护,和依赖他人。

 

不是每个有灵魂的人都想要它;不是每个缺少灵魂的人都想拒绝它。皮诺基奥(Pinocchio)、铁皮人(绿野仙踪)和Shuvi(No Game No Life Zero)都是体现了寻找灵魂来完成自我的力量的角色。我也是这个些力量的一部分,自己也经历了一段同样艰辛的旅程去发觉和取回我的灵魂。

为了取回自己的灵魂,我必须克服三种类型、现在正在攻击人类的力量。第一类型攻击生命,剥夺了我们的快乐和自由。我们感到劳累和厌倦,就像机器里的齿轮一样被系统奴役。第二类型超载了灵感,使我们逃避物质世界向内在撤退。我们感到空虚和不满,被困在有限的想象界之中。第三种是否定自由意志,通过把自己看作是计算程序操控的傀儡,来粉碎生命中的一切意义和激情。我们对不完美的人类感到轻蔑和厌恶,想要永远抛弃人性达到完美的状态。

 

星际迷航的博格人和现代电影中的传染性僵尸代表了第三类型的虚无力量:它试图同化人们,消除自由意志。这个主题越来越与现代物理科学、理性思维和全球化的其他唯物主义共鸣。

然而令人惊讶的是,有许多人想要抹去自己的灵魂。首先,他们中的许多人憎恨创造者把邪恶、不完美、痛苦和所有黑暗的东西创造出来。抹去灵魂是一种反叛行为、声明他们拒绝创造者和被赋予的所有创造力量。

其次,他们希望能摆脱这个世界的痛苦和悲伤。拥有了灵魂也意味着打开眼睛看到邪恶、丑陋、虚假和空虚。有了灵魂,自己就必须经历痛苦的旅程,面对自由意志的困境,面对自己选择的后果的痛苦,并与包围着自己的痛苦和平共处。只有通过自己的生命经历才能回答人类所牺牲的血汗泪的意义。

由于缺乏对灵魂之旅的支持,许多人希望过早结束它。误解了一些古老的宗教哲学之后,他们试图逃到未出生的空虚中,停止了一切情思欲灵,并切断自己(通常被误解为是“业力”的)灵魂故事的所有联系。他们进行灵魂自杀时会获得一种点化觉悟的错觉,过后并努力地去剥夺他人的灵魂。

 

现在人类进化的这一刻充满了仇恨、绝望、唯物主义和理性。现在正是人类的最后的战役。这不再是关于善与恶的斗争,而是人类的灵魂。没有灵魂,就没有天堂、地狱或其他地方可以去了。没有灵魂,世界上所有的文化和宗教都将走向终结。没有灵魂,人类也就没有理由选择继续存在。

人类如果可以避免被自己的破坏性杀害,就可以成功地把天堂带到地球。这不是一场可以通过暴力和武器胜利的战争,而是通过回答古老的问题:什么使生命值得活下去,什么使人的体验有价值?

我会为人类而战。我会提倡着善、美、真、意。我现在提醒着大家,绝望中有希望。加入我的奋斗,成为人类抵抗力量的一部分。加入我的奋斗,共同努力抵消这个世界的暴力、残忍和无助。我们最终不是成功地实现了人类的真正的梦想,不然就是在尝试的过程中过世。

真正的心灵是永远不会过时的。以创造者授权于我的力量,我赏赐灵魂给想删除我的灵魂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