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類的6樣普遍人格角色

我們的人格角色是我們向他人互動和展示自己的方式。雖然我們每個人都可以戴上許多不同的面具和服裝,但所有這些的建立在6樣普遍的人格角色的基礎上;其中5樣是由我們深處的內在欲望控制的。人們通常會有一個最喜歡的角色,自己自然會在感到壓力時就依賴這個角色。

在擴張與收縮的欲望驅使下,沉默者們為了保護自己不受傷害避免採取任何行動和說出任何話。如果被迫回答問題,那就盡可能說一些簡短、模糊不清的答案。想像一下,這個角色像是獄卒把自己從外界隔離封鎖在一個黑暗的牢房內。角色的意向是如果我可令你感覺冷漠,那你就可能會放棄、不再傷害我了。

在接受與拒絕的欲望驅使下,指責者試圖以響亮和憤怒的方式將過失和責任推給他人。他們不承認自己有任何過錯,只是想強迫他人認同自己。想像一下,這個角色像憤怒的法官對被告做出有罪判決。角色的意向是如果我可(使用我的憤怒)令你感到害怕,那你就可能會同意我的觀點、不再傷害我了。

在控制與屈服的欲望驅使下,應聲者試圖通過同意和道歉來取悅他人。他們認為自己毫無價值,每次都受了他人的恩惠必須不斷感激。想像一下,這個角色像奴隸敬畏地看待主人,總是唱著讚美的歌,不斷為自己的低劣尋求寬恕。角色的意向是如果我可令你感到內疚(關於我的忠誠和犧牲),你可能會原諒我、不再傷害我了。

在意義與無義的渴望驅使下,分心者試圖通過專注不相干的話題來忽視眼前的問題。他們盡其所能逃避任何重要的問題,不斷維持輕鬆愉快的態度。想像一下,這個角色像友善和熱情的小丑表演魔術和講笑話。角色的意向是如果我可令你感到快樂,你可能會容忍我、不再傷害我了。

在統一與分離的欲望驅使下,分析者試圖切斷自己所有的情感、只專注於事實。他們盡力控制住自己,把情緒看作是缺陷和軟弱的證據。想像一下,這個角色像機械人沒有情感地做按照事實的成本效益分析。角色的意向是如果我可令你嫉妒(你可能擁有的可能性),你可能會和我合作、不再傷害我了。

上面的5樣角色都是隱藏部分真實自我的方法,但也同時表現出所做的恰恰相反。例如,指責者隱藏了想要與他人聯繫的願望。應聲者隱藏著聆聽自己心聲的願望。沉默者隱藏著想要被傾聽和理解的願望。分析者隱藏著想真正地傾聽和理解的願望。分心者隱藏著想要探索世界和與世界接軌的願望。他人最終會注意到,把這些角色視為虛假和虛偽的。

然而,我們還有一個不受欲望控制的角色:真實的自我。導師者表達出自己真實的想法、情感和欲望,幫助自己和他人的內在成長。他們盡自己最大的努力去做出又真實又乖巧的選擇,盡可創造積極的影響。角色的意向是我可分享自己的真相,給大家個機會去面對和解決真正的問題。

人格角色不僅用於與他人交往,而且也與情境有關。只要將遇到的人換為遇到的情況,首選的人格角色也是首選的應對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