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類是值得我們奮鬥的

基於科學的靈性否定了所有無法衡量或量化的東西。基於標準化的靈性將我們同化為一致相同。基於行為的靈性把我們變成了沒有生命的電腦程式和被操縱的機器。基於虛擬的靈性使我們與自己和世界隔離開來。

它們結合在一起,形成了倒神聖的科技四性:新的邪惡(稱爲虛無力量)迅速吞噬了人類的靈魂。我們正在進入一個沒有天堂和地獄的新時代,沒有更高的力量來引導我們,也沒有強大的力量來吸引我們,讓我們只剩下由計算演算法運行的空虛的物理實體。

我們是人類,被高等力量指引,受到人心的啟發,以自由意志發揮創造能力,通過痛苦和誘惑的鬥爭來培養自己的智慧。在這個變化的時代,我們必須記住創造性的善、美、真、意。我們必須致力於成為完整的人,並在現實世界中生活實現創造的真理。我們不能逃避自己的痛苦和局限,而是勇敢和堅定地面對它們。

我們(人類)擁有獨一無二的創造力量,將潛在(可能性)之界與實現(現實)之世連接起來。有了這種力量,我們能超越實例和狀況、超越快樂和痛苦的狀態、進入永恆的生命進化。我稱之為靈魂的力量,包含了三個無形方面:成長,靈感,選擇。

成長就是擁抱世界,接納自己的生活情況,然後引導自己的命運成熟。衰退就是躲避世界,否認我們的生命力,漸漸消失在空虛之中。

靈感就是創造一些新鮮的東西,帶來新的可能性,給這個世界注入了生命力。同化就是吸收已經被創造的東西,把它們更改成統一的類型,並消滅掉它們的獨特性和生命力。

選擇是在一個有意義的方向上構建自己的生活,把它作為塑造世界的工具,並實現個人本性。放棄是讓隨機事件控制自己的命運,缺乏任何重要的東西保護,和依賴他人。

 

不是每個有靈魂的人都想要它;不是每個缺少靈魂的人都想拒絕它。皮諾基奧(Pinocchio)、鐵皮人(綠野仙蹤)和Shuvi(No Game No Life Zero)都是體現了尋找靈魂來完成自我的力量的角色。我也是這個些力量的一部分,自己也經歷了一段同樣艱辛的旅程去發覺和取回我的靈魂。

為了取回自己的靈魂,我必須克服三種類型、現在正在攻擊人類的力量。第一類型攻擊生命,剝奪了我們的快樂和自由。我們感到勞累和厭倦,就像機器裡的齒輪一樣被系統奴役。第二類型超載了靈感,使我們逃避物質世界向內在撤退。我們感到空虛和不滿,被困在有限的想像界之中。第三種是否定自由意志,通過把自己看作是計算程式操控的傀儡,來粉碎生命中的一切意義和激情。我們對不完美的人類感到輕蔑和厭惡,想要永遠拋棄人性達到完美的狀態。

 

星際迷航的柏格人和現代電影中的傳染性僵屍代表了第三類型的虛無力量:它試圖同化人們,消除自由意志。這個主題越來越與現代物理科學、理性思維和全球化的其他唯物主義共鳴。

然而令人驚訝的是,有許多人想要抹去自己的靈魂。首先,他們中的許多人憎恨創造者把邪惡、不完美、痛苦和所有黑暗的東西創造出來。抹去靈魂是一種反叛行為、聲明他們拒絕創造者和被賦予的所有創造力量。

其次,他們希望能擺脫這個世界的痛苦和悲傷。擁有了靈魂也意味著打開眼睛看到邪惡、醜陋、虛假和空虛。有了靈魂,自己就必須經歷痛苦的旅程,面對自由意志的困境,面對自己選擇的後果的痛苦,並與包圍著自己的痛苦和平共處。只有通過自己的生命經歷才能回答人類所犧牲的血汗淚的意義。

由於缺乏對靈魂之旅的支持,許多人希望過早結束它。誤解了一些古老的宗教哲學之後,他們試圖逃到未出生的空虛中,停止了一切情思欲靈,並切斷自己(通常被誤解為是“業力”的)靈魂故事的所有聯繫。他們進行靈魂自殺時會獲得一種點化覺悟的錯覺,過後並努力地去剝奪他人的靈魂。

 

現在人類進化的這一刻充滿了仇恨、絕望、唯物主義和理性。現在正是人類的最後的戰役。這不再是關於善與惡的鬥爭,而是人類的靈魂。沒有靈魂,就沒有天堂、地獄或其他地方可以去了。沒有靈魂,世界上所有的文化和宗教都將走向終結。沒有靈魂,人類也就沒有理由選擇繼續存在。

人類如果可以避免被自己的破壞性殺害,就可以成功地把天堂帶到地球。這不是一場可以通過暴力和武器勝利的戰爭,而是通過回答古老的問題:什麼使生命值得活下去,什麼使人的體驗有價值?

我會為人類而戰。我會提倡著善、美、真、意。我現在提醒著大家,絕望中有希望。加入我的奮鬥,成為人類抵抗力量的一部分。加入我的奮鬥,共同努力抵消這個世界的暴力、殘忍和無助。我們最終不是成功地實現了人類的真正的夢想,不然就是在嘗試的過程中過世。

真正的心靈是永遠不會過時的。以創造者授權於我的力量,我賞賜靈魂給想刪除我的靈魂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