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充滿了善、美、意 、真

「世界充滿了善、美、意、真」這句話是無法被證明的,只能像信仰般的接受它。

人們說,我們都在尋找生命的意義,但我不認為那是我們真正追尋的答案;我認為我們尋求的是一種活著的體驗……
-約瑟夫‧坎柏,《神話》

如果我們相信自己是邪惡而不是善良的,我們理所當然的會譴責自己。
如果我們相信自己是醜陋的而非美麗,我們便排斥自己。
如果我們相信自己是廢物而不是珍貴的(有意義的),那麼我們就會虛度自己。
如果我們看到自己是虛假的而不是真實的,那麼我們就會隱藏自己。

因為相信,我們失去信任的能力、失去擁有夢想的能力、失去巧妙地使用身體的能力。
因為相信,我們失去了在靈性上與他人、與自然界交流的能力。

我們時常是壓抑與焦急地,這樣的我們其實已經失去了自己的部份人性。換句話說,我們不覺得自己真正地生活於地球,生活在這個世界,我們只是在生存。

這裡使用了「相信」,因為我們活在自己的思想哩,我們以此為基礎去「解讀」這個世界,而思想是主觀的。我們要做的,是去相信,奪回真實自我的時機已經來臨。

我們是世界的一部份,對於世界的觀點正是我們對自己的觀點。唯有相信這個世界將協助我們完整的體驗生命,相信它是盟友而非敵人時,我們才得以真正地通過盟友的協助開啟癒合內心的過程。

人類在二十一世紀該奮鬥的並不再只是善惡之間做出個選擇,而在有人性的靈魂與空虛的物質之間選擇。保持人性的光火燃燒著,否則大家都會被科技同化。

在二十一世紀,我們的呼喚不再是為了選擇單一的事業,傳統,宗教,意識形態或者上師,而是奉獻一生。相反,我們要努力意識到我們的真正靈性,因為在一個不斷否認我們的人性的時代,我們如何才能成為一個完整的人類。

這不是將自己的想法限制在無數人的不同作品,想法和努力上來限制自己的時候。當我們探索自己的時候,我們將會意識到,我們的選擇不僅僅是極端的對立面,而且也是我們成長進程的一部分。

我們每個人中的人性是寶貴的; 我們每個人都有責任確保這個火焰在整個這個時代和未來將持續燃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