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的6样普遍人格角色

我们的人格角色是我们向他人互动和展示自己的方式。虽然我们每个人都可以戴上许多不同的面具和服装,但所有这些的建立在6样普遍的人格角色的基础上;其中5样是由我们深处的内在欲望控制的。人们通常会有一个最喜欢的角色,自己自然会在感到压力时就依赖这个角色。

在扩张与收缩的欲望驱使下,沉默者们为了保护自己不受伤害避免采取任何行动和说出任何话。如果被迫回答问题,那就尽可能说一些简短、模糊不清的答案。想象一下,这个角色像是狱卒把自己从外界隔离封锁在一个黑暗的牢房内。角色的意向是如果我可令你感觉冷漠,那你就可能会放弃、不再伤害我了。

在接受与拒绝的欲望驱使下,指责者试图以响亮和愤怒的方式将过失和责任推给他人。他们不承认自己有任何过错,只是想强迫他人认同自己。想象一下,这个角色像愤怒的法官对被告做出有罪判决。角色的意向是如果我可(使用我的愤怒)令你感到害怕,那你就可能会同意我的观点、不再伤害我了。

在控制与屈服的欲望驱使下,应声者试图通过同意和道歉来取悦他人。他们认为自己毫无价值,每次都受了他人的恩惠必须不断感激。想象一下,这个角色像奴隶敬畏地看待主人,总是唱着赞美的歌,不断为自己的低劣寻求宽恕。角色的意向是如果我可令你感到内疚(关于我的忠诚和牺牲),你可能会原谅我、不再伤害我了。

在意义与无义的渴望驱使下,分心者试图通过专注不相干的话题来忽视眼前的问题。他们尽其所能逃避任何重要的问题,不断维持轻松愉快的态度。想象一下,这个角色像友善和热情的小丑表演魔术和讲笑话。角色的意向是如果我可令你感到快乐,你可能会容忍我、不再伤害我了。

在统一与分离的欲望驱使下,分析者试图切断自己所有的情感、只专注于事实。他们尽力控制住自己,把情绪看作是缺陷和软弱的证据。想象一下,这个角色像机械人没有情感地做按照事实的成本效益分析。角色的意向是如果我可令你嫉妒(你可能拥有的可能性),你可能会和我合作、不再伤害我了。

上面的5样角色都是隐藏部分真实自我的方法,但也同时表现出所做的恰恰相反。例如,指责者隐藏了想要与他人联系的愿望。应声者隐藏着聆听自己心声的愿望。沉默者隐藏着想要被倾听和理解的愿望。分析者隐藏着想真正地倾听和理解的愿望。分心者隐藏着想要探索世界和与世界接轨的愿望。他人最终会注意到,把这些角色视为虚假和虚伪的。

然而,我们还有一个不受欲望控制的角色:真实的自我。导师者表达出自己真实的想法、情感和欲望,帮助自己和他人的内在成长。他们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去做出又真实又乖巧的选择,尽可创造积极的影响。角色的意向是我可分享自己的真相,给大家个机会去面对和解决真正的问题。

人格角色不仅用于与他人交往,而且也与情境有关。只要将遇到的人换为遇到的情况,首选的人格角色也是首选的应对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