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類的危機

人類現在集體進入了危機狀態:抛棄了測量不到的靈魂、意義、夢想,排斥了非理性的情感、欲望、熱情,輕視身體把它擋著是用完即丟棄的有缺陷機器,而只專注發展腦力技能。

我們今天看到的趨勢是把人當成機器電腦,把人類“不完美”的部分像電腦程式設計一樣去除掉。我們的組織專注於實現客觀可衡量的目標。我們的研究重點是把人類變成更完美的機器電腦。我們的教育目標是急速地把孩子變成成人。我們的靈性欲望是如何變得像機器電腦一樣完美。越來越多的人認為保留人性是不理智、過時、令人厭惡的,甚至連男女性別這樣的基本人類本質也在消失當中。

許多人看到人類對待地球環境、同類和動物的惡劣行爲,感覺人類是宇宙的残渣,内心渴望人類被消滅掉。

許多人在生活也感受不到善美真意,認爲自己的存在只是毫無價值的虛假空當受苦,渴望能消滅自己結束一切。這個自殺性與逃避的念頭借用了傳統宗教的无限痛苦轮回概念,一直不斷地瘋狂循環,吸引了許多人爲了追求靈魂反而抛棄了自己的靈魂。

這個自殺性與逃避的念頭也借用了傳統宗教的世界末日和天堂的概念,導致一些人認爲世界黑暗、人類邪惡、自己也同樣無葯可救,所以人類和自己都應該趕緊被消滅掉。他們手提著武器身穿炸彈,執行神聖的使命轟轟烈烈地離開地球到達安全無痛苦之地。

認為靈性修行是為了根除自我,而當自我完全消失時就是完整的覺悟,在我看來是危險的信念。我們到了這個世界是為了表達真實的自我,使用自己的風格把創造的力量分享給人類。我們每個人都是創作的一部分:有目的、獨一無二的。我們成為人類是為了成長、體驗和分享生活的各個不同方面。我們存在的目的是體驗世界,而不是逃離世界和自我。

其實人類不斷追求完美、真理和永恒沒錯,因爲這是人類進化的過程。但是如果要像極端版的超人類主義那樣犧牲了靈魂放棄了「人」是好不值得的代價。所謂完美之人的夢想只有在使用身心腦靈共同進化的方式才可達到的。

個人價值與成就、能力或貢獻無關。價值是與生俱來的,是自己能夠探索發現開發的。而人類本身雖然造了很多傷害和痛苦,但依然也是創造者用來表達善美真意的傑作,所以也是擁有與生俱來的價值。